红色中国 德行天下

血饮|又一场无良媒体的人血馒头盛宴

2017-03-27 22:43栏目:汉唐归来
浏览数:0

现在基本上大家聊的根据就是《南方/周末》记者王瑞锋关于于欢刺死辱母者的这篇报道,各种信息和评论铺天盖地强行刷爆朋友圈,看过那篇报道的人无不义愤填膺。事件中主要有两方,放高利贷的黑社会和那对母子。普通吃瓜群众看完那篇报道以后恨不得上去生吃了那些放高利贷的黑社会。那么应该不应该呢?个人情感上讲当然应该,因为黑社会实在是太坏了。现在很多黑社会的高利贷纠纷最后成了民间借贷纠纷,纠纷无法解决以后黑社会成员就暴力讨要债务。在港片中生动表述了黑社会逼索债务是无所不用其极。
而国内像茅于轼这类汉奸卖国贼公然鼓吹高利贷、卖淫、赌博合法化,无疑是想将这新三座大山重新压在人民身上,这些人简直应该千刀万剐。底层人民生活本来就是最艰辛的,三座大山合法化,最后受到压榨盘剥的无疑就是底层的人民。毛主席建立新中国,推翻三座大山本身从根本上解放人民,不再受任何资本集团的剥削。这些汉奸卖国贼勾结政法系统的败类妄图以法律形式将三座大山永久性固定,当真是痴心妄想。在本案中,黑社会放高利贷明显违法,校园贷牵扯高利贷,多少学生陷入其中。最高院的司法解释中年利息最大只有百分之三十六,实际黑社会讨要的年利息超过了百分之一百。
其次在案件中,公然做出猥亵这等肮脏下流的事情。而且在警察曾经干预的情况下,更显得嚣张跋扈。在媒体宣传中,很多人以母亲受辱为由认为于欢应该使用正当防卫,部分还鼓吹杀人无罪。从黑社会作恶和人民反抗不公平来看,虽然带着情绪但是可以认为是部分正确的。毕竟剥夺他人生命不是某个人的权力。网络上很多人群情激奋就在这里。也就是说反抗黑恶势力保护家人(不包括杀人)是所有人认同的。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人民群众是维护保护传统价值观,也正是这些正确的价值观,中国才能够依靠他们守卫中华民族价值核心。所有以人民利益为敌的人都应该是国家法律制裁的重点对象,这没毛病。
肯定了这个,下面就要结合本案做出全面分析。因为疑点太多,这些疑点不揭开那么人们永远无法知道全部真相。在媒体报道过程中南方新闻系掀起了这轮风波,这让血饮不敢相信案件背后真的如他们所报道的那样,长期以来南方新闻系一直以传播谣言和挑动社会矛盾为己任,孜孜以求的毁国不倦。疑点首先来自于,媒体眼中的这对暴力反抗的母子是弱势群体,借款是因为从银行借不到钱,走投无路才借的高利贷。实际上这位母亲苏银霞有一个注册资本一亿元的公司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这样的企业规模在中国很多县都是凤毛麟角,是各地招商引资争抢的对象,而苏银霞作为身家数千万从事实业的女企业家,以前更是一般人仰视的楷模。
案发前因为拖欠银行总共两千万贷款,其中包括浦发银行的八百万欠款,聊城润昌农村商业银行也申请查封苏银霞570万的资产,所以这对母子根本不是什么弱势群体。如果拥有如此大的资产的人算弱势群体,那么相信任何人都想做这样的弱势群体。能够从银行借到两千万说明融资根本不是媒体所说的融资困难,普通人能够随便借国家两千万吗?而且事发前,黑社会要求这对母子将价值七十万房产过户,谁都知道房产抵押是可以借到钱的,普通人也用不了大钱,南方新闻系凭什么说从银行借不到钱。
那么这对母子及其家人到底是什么人呢?苏银霞在借入案发这笔高利贷的时候私刻公章,从一开始就留了后手,私刻公章在法庭质证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赖帐。黑社会想要高额利息回报,而苏银霞开始就留了后手,一个贪对方的利息一个贪对方的本金,真是一场黑吃黑的好戏!在大家关注这个案件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一个人,那就是于欢的父亲也就是苏银霞的丈夫在哪里。事发当时母子二人被堵在自家厂子里,作为父亲和丈夫的于西明在哪里。实际上此人早在案发之前就已经因为高息揽储非法集资诈骗逃逸,苏银霞的妹妹也因为非法集资在坐牢,此人丢下老婆孩子,让他们去对付被追债的黑社会,典型的怂货一个。儿子杀了黑社会,于西明这时候又冒出来了,装杨白劳、装爱子的慈父,当真虚伪至极。
 在于欢出事以后,苏银霞已经因为非法集资被抓,现在的事情都是于欢的姑姑在跑。这就是于西明和苏银霞的第一个身份,集资诈骗。南方新闻系在事件发生以后煽动杀人无罪,因为对方是黑社会罪大恶极。那么非法集资的受害者呢,他们被骗的倾家荡产,是不是可以将于家人拆骨煲汤呢?南方新闻系罔顾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蓄意歪曲事实,报道中断章取义,煽动社会动乱干涉司法公正,曾几何时就是这帮人煽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现在去鼓励蓄意草菅人命,当真无耻之极。
说完了第一个身份,下面就来说于父和苏银霞第二个身份,老赖!在案发前两个月苏银霞作为公司法人代表三次被法院纳入失信者执行名单。法院关于这对夫妻的判决裁定书就有四个,其中一个是私人借款,两家是银行借款,一家是租赁公司借款。这些贷款统统没有归还,银行贷款来自于储户,私人借款更是人家的辛苦钱,凭什么借钱不还?在诉讼完成以后对老赖强制执行有错吗?在银行弄不到贷款的情况下将目标对准普通群众,集资败露以后又将目标对准愿意借钱给自己的“真爱”黑社会,想黑吃黑结果却玩脱靶了,导致杀人事件发生,归根到底就是贪,贪得无厌,贪到铤而走险。这种人值得同情那就没天理了。黑社会呢,最终没有诈到人家的钱,还把命搭上,也不值得同情。涉案黑社会团伙首领去年八月就被公安机关打击过,案发后已经被抓捕归案。我们假设没有这次杀人事件,那么于父和苏银霞还能继续借债完成这个庞氏骗局吗?显然不可能,结局一目了然。
说完了黑社会和于家就可以确认不存在什么弱势反抗黑社会,无法融资的事情,根本就是黑吃黑。乌鸦站在煤堆上,别只看到对方黑,所以从道德上两者平起平坐了。当然了黑吃黑也要法律做出审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过这个案件从被媒体报道就已经变味了,作为于欢的辩护律师殷某与自己的朋友也就是那篇文章的作者王瑞峰合伙写了那篇文章,造成舆论哗然,直接利用网络舆论施压干扰司法公正,这已经是一种违法行为。
回到案件本身,先来说下案件争议的核心,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法院做出的判决是否公正。先来说下正当防卫构成条件。它应该符合四个条件:一.正当防卫所针对的,必须是不法侵害;二. 必须是在不法侵害正在进行的时候;三. 正当防卫所针对的、必须是不法侵害人;四.正当防卫不能超越一定限度。同时还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仍然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首先第一点,于欢显然遭到了不法侵害,他母亲也遭到了猥亵,二者都被限制人身自由。第二点,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对方停止侵害就应该中止,但事后看黑社会的侵害显然没有构成重大急迫性,反倒是死者遭遇于欢从背后刺杀,且于欢自身并没有受伤。第三点,案件中执行侵害的是死者,但是于欢却捅刺多名受害者腹背。明显不属于正当防卫。第四点更不用说了,刺杀目标早就已经超过了限度,这点于欢和他母亲也不否认。这四个条件缺少任何一个,都不可能成为防卫过当,而是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如挑拨防卫、假想防卫、防卫不适时、防卫第三者等。之所以严格限定条件是防止有人借机挑拨防卫或者是构陷。本案中于欢的行为明显是假象防卫也就是主观认为严重侵害事实已经发生而暴起杀人。同时还属于防卫第三者,于欢捅伤多人腹背,背后下手显然对方已经放弃侵害,于欢将目标对准非侵害人。
综合来说,于欢的行为已经属于恶性犯罪导致他人死亡,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并无不当。换句话说,如果是黑社会逼债不成杀人,那么法院的判决必然是死刑立即执行。杀人偿命,法院所以没有判处于欢死刑已经在考虑黑社会先侵害母子二人有错在先了。相信最高检察院介入以后最后审判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
说完了这件事情,我们来说下这波舆情的发动者和背后的利益集团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在事件发酵以后网络媒体开始大肆鼓吹银行信贷难,将目标对准银行不放贷,妄称逼死企业的是银行,仿佛银行大量放贷印钱就能够挽救整个国民经济一样。首先说明一点,目前进行的银行利率市场化改革核心目标就是要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为更多小微企业提供更多融资。但是与之配套的则是优先贷款给那些优质和有发展前途的企业,促使政策产业升级。
其次,在本案中,于家的企业经营钢材项目,包括无缝钢杆。他们发生借款和经营困难正好是15年下半年到16年4月份这段时间。这段时间也是煤炭、钢铁、水泥、房地产等黑五类企业最困难时期。这些产业背后绑定的是整个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也是在最困难时期中国连番降准降息,帮助很多企业度过暂时困难而没有破产。但是中国要想未来走的更远就必须要产业升级对所有绑架国民经济的落后产能和僵尸企业进行削减,这是个难得的冬天,虽然让很多人不舒服但对中国经济进行炼骨淬体还是好机会。目前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石油和大宗产品价格回升部分缓解国内面临通缩压力。2016年,108*4.5无缝钢管价格从年初的2613元每吨上涨到年末的4379元每吨,涨幅67.6%。中国的工业产品出场价格也连续六个月增长,这都是经济复苏的迹象。
但是南方新闻系媒体对此事件进行集中大量报道,将舆情目标对准银行,他们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就是利用互联网舆论施压央行再次开启四万亿量化宽松。一直以来血饮都在解释量化宽松,在国内来讲量化宽松直接印钱,在中国产业升级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如果央行印钱会进谁的口袋了呢?自然是落后产能。那么落后产能最集中的是那些呢?就是那些在九十年代到一零年之间被侵吞的国有企业。这个不需要多说,大家有时间看看本地区那些化工、钢铁、纺织企业大部分都是曾经的国企,现在都成了私人企业。
我们假设央行进行四万亿,那么银行就会急速释放贷款给这些落后产能企业。拿到贷款以后,就可以将企业的债务全部转嫁到全体国民身上,毕竟印刷的钞票最终着落在国家税收上。这个套路和美国量化宽松将华尔街的债务转嫁给所有美国纳税人身上是一样的。这样的套路在零八年的时候,我们就玩过一次。当时是零八年,中国国企私有化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四万亿基建上马以后,落后产能马不停蹄的生产,国际大宗产品不断上涨,房价也在零八年触底以后急速反弹。华尔街从大宗产品身上赚取巨大利润,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得以转嫁债务走出困境。那个时候反腐还没有开始,方便面还控制着两桶油,后来落马的贪官很多都在要害部门,最终受益的是谁一目了然。
其实在当时的环境下中国应该进行的是供给侧改革,全面压减落后产能,强逼国内企业进行产业升级。大规模印钱挽救那些被既得利益集团把持的黑五类落后产能,结果与吸毒无疑。国家经济依赖量化宽松毒品维持那么迟早有一天是要崩溃的。当年,国家停止四万亿以后,房价随之回落人民币资产价格暴跌,这些都说明印钱刺激经济是死路一条。幸运的地方在于中国在本轮通缩危机中始终卡住没有再次进行量化宽松,而只使用常规货币政策进行干预。二〇一五年四月末,习/总第一次主持中央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全面拿回经济政策主导权,同期中国正式全面进行供给侧改革,要求各地方压减落后产能。对房地产进行去库存,限制各地土地供应盲目扩张。这些政策都是要强逼企业升级,减少对房地产拉动经济这种模式的依赖,虽然辛苦但这是对整个国民经济进行戒毒。过程虽然痛苦,但效果必然是巨大的。
回到本案中来,事件发于去年4月,至今已经整整11个月,中间多个论坛有帖子爆出,均未形成如今爆炸性。一个月前也就是今年2月,被告于欢被判无期徒刑。也没有立刻形成爆炸型,但是为什么在三月二十三号开始集中爆发呢。在案件发生以后,百度上揭露于欢父亲非法集资的相关帖子被删除,连快照都看不了。可见是幕后媒体精心策划的舆情事件,那这个时间点究竟出了什么事件促使媒体开始炒作这个事件呢?在事件爆发前,央行及相关政策部门开始正式公开转变货币政策,特别是三月二十六号央行行长周小川正式表态,货币政策宽松已到周期尾声,要思考何时离开。如果说之前政策部门发布货币政策偏于中性还是试探市场的话,那么周小川的表态则彻底击碎了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再次四万亿的美梦。供给侧改革持续下去无疑会让更多的既得利益者让出经济领域的地盘,他们又岂能坐以待毙。于是炒作开始了,这轮舆情中众多之前倡导司法公正的公知叫兽罔顾法律无视案中曲折,摆出一副替天行道的嘴脸,当真让人反胃。
在中国这个货币政策转折的关键点,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让潜伏多年为既得利益集团服务的人露出本相。如果结合中国的网络是由美日资本控制,那么一切的一切就昭然若揭了。美国在对付欧洲方面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每当欧洲央行或者是德国表态要缩减量化宽松规模,那么掐着表,不出4天恐怖袭击和爆炸必然发生在欧洲。表态越强硬,恐怖分子炸死的人越多,这都已经成为规律了。那么对付中国方面,恐怖分子显然是没用了,但是使用国内的公知名嘴和混球大V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只要能忽悠无知的吃瓜群众,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不在乎造谣是否掩盖事实真相本身,只为效果最大。无良媒体利用凶杀暗案件来制造和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就好比是吃着别人鲜血做出来的人血馒头,吃的津津有味还指指点点。那些没有道德良知还在鼓励杀人合法的人就像是围观的看客,他们也在吃着人血馒头,用丧尽天良形容一点不为过。无良媒体喜欢给杀人犯讲故事,用人血馒头搞个大新闻。每次人血馒头事件都成了媒体、大V、营销号的盛宴,被撩拨和激怒的大众情绪成了操盘者的利剑。
在这个事件上,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一定能够按照事件本身曲折判决,中国在经济复苏以后在货币政策上必然也不会受到无良媒体的干扰。孝字是中国礼法的根基。中国人就是以这个孝字为基石,构建了社会伦理体系。在传播中媒体标题突出辱母二字,所以才有那么轰动效果。反过来看,这也说明现在的舆论阵地争夺中,无良媒体已经不可能像过去那样直接用西方的价值观忽悠中国老百姓,他们转而利用传统价值观的核心来煽动群众就说明中华民族价值观根基是稳健的。
血饮写这篇文章就是要揭露背后的黑手所要达到的目的,同时也希望大家以后在辨析媒体报道的时候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如果我们的善念被无良媒体利用,最后却害了所有人那就是真正的悲剧了。中国网络媒体开放已经很久了,在这个信息多元化年代分辨媒体报道的真假,是每个人应该有的能力,在开放媒体环境下新时期宣传工作应该着眼于新形势,固然可以在将来把无良媒体铲除,但是大国崛起也需要民众的思辨和自信同步提升。这不是一个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但长期来看绝对可以的。中华五千年历史,多少能人异士辈出,思想瑰宝璀璨夺目,他们构成了华夏魂的核心。

如您方便请把红德智库首页(http://www.hongdezk.com)添加到收藏夹里或是分享到朋友圈里,星星之火亦能燎原,让我们一起来弘扬正能量,共同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红德智库:http://www.hongdezk.com
汉唐归来:http://www.hongdezk.com/a/hantangguilai/

呼叫“海空卫士”王伟 :“81192”请返航!

红德看新闻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