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 德行天下

尹国明:朝鲜的四月危机没有出现,中国的舆论危机正在发生

2017-04-21 12:17栏目:汉唐归来
浏览数:0

中国最怕的不是国外的核武器,最忌惮的是内部被种下的思想病毒。这些思想界的化学武器,在中国如果成为学术界和思想界的主流,那才最有摧毁和破坏作用,这才是最恐怖的事。

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没有出现,中国的舆论危机正在发生

中国舆论场严阵以待的朝鲜半岛四月危机没有如期到来,因为这个四月危机本来就是子虚乌有。曾经被中国一些媒体和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不可避免的四月份要发生的美国对朝军事行动,被美国人自己辟谣了。那艘承载着中国某些人希望的卡尔文森号航母,不但没有如期如愿到达朝鲜附近海域,反而是距离朝鲜越来越远,人家去了印度洋参加演习。另一艘被给予厚望的里根号,还在检修状态。据称也要参与围捕朝鲜的“尼米兹”号航母,现在还在加利福尼亚南部,距离朝鲜有5700英里的船坞里面。

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没有出现,中国的舆论危机正在发生

不但美国的航母没有来,反而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17日说,特朗普不会在朝核问题上设定采取军事行动的红线,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与安倍会谈时称,美国追求和平解决朝鲜问题。

那些配合美国三艘航母打击朝鲜的谣言:中国外交部高官被朝鲜拒绝入境,中国撤回驻华大使,中国国航暂停平壤北京航线,……也都被一一辟谣了。

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没有出现,中国的舆论危机正在发生

这是要闹哪样?美国没有给中国制造难题,倒是把中国那些在朝鲜问题上替美国警告朝鲜,表现的比美国还“美国”的人,扇了一个大耳光。中国的一些媒体和专家,把一个不存在的美国行动说的那么逼真,中国的媒体这是要把愚人节当成新常态了吗?

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没有来,但是中国舆论的短板却进一步暴露充分,话语权危机更显严重了。中国在这场朝鲜半岛的较量中没有输,但是在国内的舆论层面,却一败再败。

一是中国的媒体跟着美日韩的宣传口径,成为美日韩信息的传声筒的现状没有改变,反而加重。朝鲜半岛就在中国旁边,中国媒体却缺乏独立的消息源。就跟在金正男事件上的表现一样,信息供给侧存在着结构性的短板。

二是专家对时局的分析能力暴露了短板。朝鲜问题在这方面,真是一道考验真实立场和真正水平的测试题。在其他问题上分析的头头是道,一涉及到朝鲜问题就间歇性迷糊的专家大有人在。

自由派的立场鲜明,基本站位是美国利益。美国的利益要力挺,美国的朋友要力赞,美国的敌人要力喷,他们对待朝鲜的立场和态度比较好判断。

但吊诡的是,因为朝鲜问题,中国的爱国主义阵营也出现了明显的分化,暴露了泛爱国阵营的复杂现状。一部分虽然是出于维护中国利益的立场,却接受了美日韩灌输的信息,运用美日韩的思维去分析。这部分以一些国家主义者表现的最为明显。国家主义的心里,都是有一颗中华帝国的心,既痛恨侵害中国利益的老霸权,也希望中国成为新的霸权国家。对老霸权既有忌惮,对身边的弱国穷国又喜欢使用霸权思维。这部分国家主义者,就特别希望中国能够假借美国的手缴了朝鲜的武器。所以,在美国导弹突袭叙利亚之后,当美日韩媒体传来,美国的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突然转向驶向朝鲜半岛,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和部分国家主义者,是难掩兴奋的表现,所以他们愿意相信这样的传闻是真的。他们也不想想,为什么古巴就在美国旁边,给美国制造了那么多麻烦。按照那些希望中国要解决朝鲜的人的逻辑,以美国今天的实力,军事解决古巴,也应该提上日程了。而美国自从猪湾事件之后,并没有继续军事解决,美国决策者不希望身边生乱生战,美国最喜欢是在欧洲在中东在东亚制造紧张气氛,酝酿战争乌云。为了搞垮欧元,美国拉着欧洲打了科索沃战争。因为萨达姆要把石油出口从美元结算转换为欧元结算,美国出兵伊拉克拿下萨达姆。美国决策者,可不糊涂。

美国对朝鲜是采取军事手段还是和平方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态度。如果中国舆论场充斥着一片对朝鲜的喊打喊杀之声,中国政府再不明确表态,那实用主义至上的美国决策层还真有可能在朝鲜半岛搞大事。美国不是不想在朝鲜半岛生乱生战,是不敢,因为中国政府并没有跟着中国的那些专家和网红博主一样,去对朝鲜喊打喊杀,而是一直坚持朝鲜半岛不能生乱生战的底线。朝鲜半岛要生乱生战,朝鲜不一定就屈服,但中国的资本会飞泻而逃奔向美国市场接盘,人民币会惨败给美元。在中国的身边希望战争来临,这是什么心态?

正如一个网友所说:“这场媒体炒作出来的四月危机,变成了中国的软实力危机,并不为过。不但让很多专家和知名网红博主,暴露了他们的分析判断时局的能力,同时也暴露了他们立场观点的价值偏向”。

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没有出现,中国的舆论危机正在发生

一直有人在提醒要注意中国的话语权危机。但中国话语权的短缺问题,也只是表象,更深层次的是中国的思想危机。面对复杂的问题,在中国学术界和媒体界,话语权的精英却失去了思考能力。因为学术精英和媒体精英却没有思考能力,只会跟着西方的主流媒体思考,只会用西方的逻辑思考中国的问题。不用说道路、制度、体制和模式等问题,连最关系民族利益的国际关系问题,都渗透进了浓厚的西方意识形态。中国的主流精英,用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武装头脑。通过他们的话语权传播他们的思考,等于在传播西方的理论和思考,这样,中国的舆论场,就成为西方舆论场的延伸。

说明一下,本文说的西方,是意识形态的西方,是指资本主义,不是那些没文化的人,喜欢把意识形态的西方说成是地理意义的西方,西方的理论是指资本主义的理论。

话语权的危机背后是思维能力的危机,,思维能力的危机因为放弃了自己被实践证明的理论。用资本主义的理论,分析社会主义的问题,能不搞笑吗?

所以,沈志华,就能用自己的那套理论分析框架,得出韩国是中国的朋友,朝鲜是中国的敌人,中国应该帮助韩国统一朝鲜半岛,朝鲜是中国东北问题的根源,解决朝鲜就能解决东北经济问题等高论。这样的奇谈怪论,出自被中国热捧的专家之口,又通过媒体的热捧传播的到处都是,确实影响了一大批人的思考。其实,不用多分析,也知道沈志华的这套分析,在中国人民因为萨德问题抵制韩国的时候抛出来,是对谁有利。沈志华这个被有些人称为关于朝鲜半岛问题的唯一高明的研究结论,分明在挑战人们的常识。

问题是,中国这样的专家还少吗?请欣赏:

经济专家茅于轼: “廉租房应该是没有厕所的”,“不是劳动创造财富,而是交换创造了财富。”“如果那是一块连人都没有的荒岛(指钓鱼岛),争这块领土就毫无意义.或者这块土地上的百姓归属别人管理之后,生活反而提高了,自由反而扩大了,那么这种领土主权的转移,不但不必反对,还值得欢迎.”

经济学家张维迎: “中国改革利益受损最大的是干部 ”,“中国目前为什么穷人上不起大学?是因为收费太低。”“‘黑窑’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种必然现象,社会要发展,必然有人付出代价”。

经济学家厉以宁:“八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

李剑阁:“现在的所谓看病难上学难住房难,听上去好像有道理,其实是在蛊惑人心,中国要解决医疗保障问题,国家肯定要破产”。

张曙光:“腐败和贿赂是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在这方面的花费,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构成改革的成本费”。

樊纲:“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经济学家就是‘不讲道德’”“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骗子太多,我们治理不过来的问题,中国的问题是骗子还不够的问题,我93年就写过一篇文章,里面说骗子出现的程度,跟市场经济的程度成正比,他不骗你,你的制度怎么完善,怎么知道怎么防范?”

……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找到更多中国“专家”的类似语录。

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没有出现,中国的舆论危机正在发生

发出宏论挑战我们的认识底线和道德底线的专家,如果要找他们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反对马克思主义,都对西方理论推崇备至,都习惯用西方理论解释中国的问题,他们都推崇自由市场经济和宪政政治体制。

当一种理论,能够让这么多智商不低并且有专家头衔的人,发出了这种挑战智商的话,还毫不脸红,那一定是这种理论本身就有问题。但这种理论,却在中国成为了显学,而写在中国宪法里的马克思主义,却被实际的边缘化。

说着常人都说不出的胡话,却可以掌握中国的学术主导权和话语主导权,这就是中国思想界和学界的现实。

这些人,你要说他们在学术上有什么创建性成果,估计他们自己也要王顾左右而言他,说他们是学者,是因为他们是西方理论的搬运工,但是不妨碍主流媒体把他们包装为中国的智慧,中国的良心。

就是这些中国的智慧,中国的良心,几乎垄断了中国的思想产品供应。

在中国民生问题和经济问题上,是这些人垄断了主流的声音。在历史、国关层面,他们的话语权也大的吓人。沈志华是研究历史的,这次就是用历史研究来谈论朝鲜半岛危机,他也被称为中国学术的良心。

现在有一个现象很有意思,一些被网友怀疑黄皮白心的,反而最有机会被主流媒体吹捧为中国的良心。

这些人垄断了中国的学术资源,占据了中国的话语平台,充斥了中国的思想通道,中国的学术良心们影响了中国民众的大脑,他们的大脑又被西方控制。这就是中国的软实力危机。

至于他们是脑袋问题,还是屁股问题,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问题。樊纲不就说过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吗?至于这些利益集团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日本的韩国的,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网友真有心搞清楚,也不是无迹可寻。茅于轼抨击中国的18亿亩耕地政策,认为凭借市场就能解决中国的粮食问题,就是在他的研究所主持的《耕地保护与粮食安全》课题发布会上讲的,而这个研究课题得到美国福特基金会的资助。

信“专家”,得永生。

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没有出现,中国的舆论危机正在发生

总有人说中国越来越强大,这确实是事实。综合实力,我们是在越来越强大,我们在经济、科技、军事等硬件方面的进步有目共睹,但是软实力呢?比较三十年前,我们没有进步,反而有所退步。三十多年前,我们还不会有这么拉低民族智商和良知的专家存在,更不会存在让这些人成名获利的土壤。当时,我们还保持着对西方的意识形态的压力,还拥有对西方的价值观输出能力。今天,我们的专家,却傲娇的成为西方意识形态的奴隶和忠实的搬运工。

中国硬实力在飞速的发展壮大,中国的软实力却在面临着危机。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软实力的短板,并不能都可以通过硬实力的发展来得到弥补。历史上的强权败给了弱者,就是因为强在硬实力却输在软实力。尤其是大国的较量,软实力更能决定结果。美苏争霸,苏联也因为放弃马克思主义,而拥抱什么人道的社会主义那些西方理论,放弃了自己正确的,在软实力较量中的完败结局就不可避免。

中国最怕的不是国外的核武器,最忌惮的是内部被种下的思想病毒。这些思想界的化学武器,在中国如果成为学术界和思想界的主流,那才最有摧毁和破坏作用,这才是最恐怖的事。

大国对决,比的是谁犯错误少,短板问题更能影响胜负结果。中国最大的短板就在思想层面,就在理论学术界。中美对决,如果中国输掉,不会是其他的原因。正是因为在中国理论学术界这种思想病毒的广泛传播,美国一直没有放弃通过和平演变的手段实现对中国的不战而胜。

最近舆论乱象这么多,中国真的要正视问题,居安思危,才能弥补短板,迎接挑战。

如您方便请把红德智库首页(http://www.hongdezk.com)添加到收藏夹里或是分享到朋友圈里,星星之火亦能燎原,让我们一起来弘扬正能量,共同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红德智库:http://www.hongdezk.com
汉唐归来:http://www.hongdezk.com/a/hantangguilai/

红德看新闻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