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07|回复: 2

[原创] 分田分地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典型特征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260

主题

1548

帖子

9979

积分

团长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979
发表于 2017-1-12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持久战之九十二:分田分地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典型特征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是《易经》中,乾卦的文言。这说明在中国文化中,自强不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自强不息的根本,就在于经济的独立,由此才有政治文化思想的独立。
而马克思主义者解放全人类的目的,就是为了人人能够在一个劳有所得的环境中生活得更好。
只有独立而公平的经济地位,才能让每个人做到真正的当家做主。
当农民工成为弱势群体,也就意味着全中国大多数人成为了弱势群体。在这种情况下,当家做主事实上已经得到了破坏。
当家者会是弱势群体吗?
所以从农民工成为弱势群体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意味着我们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出了问题,概念跟实践相脱离,社会主义国家的统治基础已经出现了动摇。
那么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呢?
是因为从那时开始,农民工的地位,既不独立,也不公平了。
没错,当时农民工的收入,相对于普通农民的收入还要高一些。但他们在经济上依附于新兴的资产阶级,承载着繁重的血汗工厂的劳动,拿到的工资在工作地也是最低。由此,农民工在打工地的经济地位低下,处于任人鱼肉的地位。
早些时候,对于农民工的保护制度几乎没有,农民工成为了差不多没有保障的群体。即使是《劳动法》,在操作中,也很难保护到农民工头上。
所以在事实上,农民工已经成国家的主人,沦落到受保护的地位,甚至就连这个受保护的地位,也不能得到保障。
尽管此后相关的法律和法令日益让农民工的权益得到了保障,但农民工这个从主人沦落到受保护的地位并没有发生改变。
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在实践中发现,农民工在外受欺负的根本原因,是农村的落后。
正因为农村落后,所以农民工才出去打工。正因为农民工出去打工,所以地位才发生改变。
而资本所控制的舆论,更加关注的是,失去了农民工这种廉价的劳动力,对于中国私有经济的发展,造成了影响。而国家为了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继续为私有资本提供方便,让农民工的地位继续处于尴尬之中。
所以现在我们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要么农民工继续接受这种尴尬的地位,要么私有经济一蹶不振,从而拖慢经济发展的步伐。
那么有没有二者兼顾的解决方式呢?老夏认为是有的。
关键是执法者对于农民工的保护,是否能够坚决。更加重要的是,国家对于农民工行使国家主人的权力,是否能够有切实可行的措施。
私有经济当然要发展,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当前的历史环境下,甚至在很远的将来以至永远,都会发挥健康的作用。但这跟农民工的权利和权力并不冲突。
人民要当家做主,人民要拥有自己的合法权利,这个宪法原则,过去我们重视得非常不够,才是农民工的尴尬地位的本质。
同时这个结果的造成,还跟中国发展经济的现实主义选择有关系。
城乡的剪刀差,沿海和内地的剪刀差,之所以存在,首先是国际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造成的,其次是国内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造成的。而为了因应国际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国内的经济发展不平衡进一步扩大,更是把这个问题推到了极端。
马克思主义认为,政治文化的不平等,首先来自于经济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的经济关系,由此也客观影响到中国的阶级关系。
但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在最初的唯物主义之后,还有我们的理想主义。
真正的理想主义,是唯物主义基础上的理想主义。不能脱离当前的发展阶段盲目推行理想主义。但同样的,我们也不能因为当前的现实,就放弃了我们的理想主义。
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宪法一定要得到尊重,所以我们在尊重现实的同时,必须在现实的基础上,认真地研究这个课题。
从中国的革命史来说,分田分地,一直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本质特征。因为这个源自于中国经验的制度,恰好可以解决人民的经济独立问题。
自从北魏实行均田制,这个制度就一直推动了中国文明的不断繁荣。而在革命年代和建设年代,这个制度同样先后展现了其强大的经济政治文化功能。
首先是土地革命时代,当毛泽东在共产革命中小农一回之后,苏区人民获取了土地,有了独立的经济,从而才能踊跃参加红军。短时间之内,全国的红军就扩张到三十万人。
解放战争中,同样是因为分田分地,翻身农民也踊跃参军。当然,这其中首先是政治工作的功劳,当翻身农民明白了军队才能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之后,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甚至国民党军队的起义战士,也是因为分田分地而真心诚意地参加到共产党的队伍之中。
解放后,同样是因为分田分地,国民经济迅速发展,为中国的工业化提供了强大的支持。
如果没有发达的农业,工业化就是一个笑话。
没错,农业现代化,是非常重要的。但如果因为当时的农业没有那么现代化,就否认了当时农业的发达,也是不对的。
在西方经济学的经典教材《国富论》中,就已经论述过,农业现代化,跟工业现代化,有着本质的不同。农业现代化,更多的意义是提高劳动生产率。这不像工业现代化那样,还拥有生产更多产品的意义。因为几千年的农业,实际上已经把农地的产出,发展到了一个极致。再要在这个基础上提高单位产量,是很难的。
如果没有袁隆平的杂交稻技术,没有其他的农业科技,今天我们通过机械化生产的农产品,跟建国时候人力耕种生产的农产品,在数量上并不会有多大的差距。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建国之后,全民踊跃生产的农业,就是发达的农业。因为农地得到了充分的利用。
农业现代化,只是解放生产力的需要,亦即把劳动者从农业中解放到工业和其他产业中的需要。这对于农业是否发达,影响并不是太显著。
建国之后的发达农业,伴随着盲目的“共产风”而结束。
今天看来,“共产风”并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恰恰相反,是一个历史的倒退。因为共产主义社会的本质特征,是各尽所能。而农村公社的实践,则只是各取所需,而没有各尽所能。
农村公社只是一种变相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农民不是作为主人而是作为雇佣者而投入生产。在这种雇佣生产的模式之下,当然会出工不出力了。
当现代化大生产的根本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时候,盲目推行这种源自资本主义时代的生产方式,自然是跟实践相脱离的。
于是当建国之后第二次分田分地的时候,农村的生产力又得到了解放。
今天的极左,盲目用小岗村当前的困顿来否定分田下户,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他们更多是忽略了,今天农村的整个困顿,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八九十年代,农村大范围的腐败。
当时,农民一年的生产所得,不够用来交纳苛捐杂税。这种历史记忆,让很多农民工直到今天还不敢回家种地,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所以问题不在于分田下户,而在于腐败。
正是这种当时普遍的腐败,促成了农民工的孔雀东南飞。
八十年代,对于农村现状非常失望的四川农民,就出现了百万农民下广东的风潮。到了九十年代末世纪之交,更是出现了整村整村的农民集体打工的现象。今天,不仅是四川,全国所有的省份,农民基本上倾巢而出,外出打工。
但随着近些年国家政策的好转,回乡务农的农民也在增加。当前的农民,生活状况正在向八十年代初的农民生活状况靠近,甚至超过。
那时候农民的经济收入,是建国以来的第二次史诗般的收入。而现在,伴随着扶贫攻坚的深入,第三次史诗般的时代也将诞生了。
这些年农村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农民的购买力正在显著提升,从一定程度上,已经逼近了城市消费力的中间线。
所以老夏一直在说,与其让城市失业者在城里上网胡闹,还不如给他们一条出路,下乡种地。
现在下乡的门槛高了,种地都已经成了奢侈的事业了。
老夏一贯提倡生者有其地,要解决这个问题还非常遥远,很多制度理论上的障碍还非常多。但给城市贫民一条下乡种地的出路,操作上非常简单。
伴随着交通的发达,城市和乡村的距离早已不再遥远了。很多城市贫民的农村情结都还在,他们目前缺的就是土地。

1

主题

385

帖子

4556

积分

副团长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4556
发表于 2017-1-12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城市教育、医疗任然超过农村。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0

主题

1548

帖子

9979

积分

团长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979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taotao200111 发表于 2017-1-12 13:17
现在城市教育、医疗任然超过农村。

小病村里看,大病城里看。小事村里办,大事城里办。种地在乡下,上学在城里。操作起来并不复杂。事实上现在基本上就是这样办的。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