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释压生死时速,川航机组真的很厉害!

当前位置:主页 > 纵横天下 > FEI · 2018-05-15 · 来源: 翼周刊 · 浏览数:0
字体: / /

今早,四川航空从重庆飞往拉萨的3U8633航班,万米高空驾驶舱风挡玻璃破裂飞脱,青藏高原上空客舱紧急释,川航机组密切配合上演现实版生死时速,堪称中国版《萨利机长》。

事发川航客机副驾驶侧的风挡玻璃飞脱,航班安全降落。

从FR24的飞行数据上看,飞机发生状况时是在高度32000英尺的巡航阶段,已经进入了青藏高原东南缘,几分钟后就开始大幅度下降高度,降至24000英尺时停留了几分钟,然后是一路下降直到落地。

据机上乘客手记,突然飞机顶部传来巨响,机舱骤然变暗,氧气面罩也垂在我面前,飞机开始失重急速下坠,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看了一圈周围确认不是梦之后,才机械地按空姐指挥把氧气面罩带上......

客舱内外的压力差,产生巨大气流,副驾驶侧部分操作面板撕脱,部分功能失效。副驾驶面部、腰部、耳膜受伤。

青藏高原境内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多达11座,海拔7000米以上的山峰有50余座。这片鸟儿都飞不过去的雪域高原,被称为“空中禁区”。

四川盆地的西侧是川西高原,由青藏高原东南缘和横断山脉的一部分组成,是进藏航班必经之路,由于青藏高原山地密布,山高大多在5000-6000米,飞机不能贴着山头飞行,至少要有600米的安全裕度,客舱一旦释压最低安全高度必须保持在7300米左右,也就是24000英尺高度。

根据已知的数据,飞机当时在9800米高度平飞,机组发现右侧内风挡出现裂纹,立即申请下高度返航,此时飞行监控系统ECAM出现右风挡防冰故障信息,机组立即按风挡损坏程序处置,下高度、减速,带氧气面罩。随后,右风挡爆裂,由于噪音太大无法建立无线电通讯联系,机组将应答机调至7700。

就释压这个情况,我们也咨询了相关的飞行员,航空公司对高高原机组训练是十分严格的,而且各种突发状况都要模拟训练,而且在模拟机上增加了飞机风挡损坏的训练。而且风挡破碎是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的快慢取决风挡初始破损程度。风挡一旦破损后飞行员立刻暴露在缺氧、超低温、大风、低压的环境中,不要说操纵飞机了,连生存都受到威胁。

FR24的飞行数据,包括高度和速度的变化。

也就是说,3U8633航班遇到了航空史上最严峻的考验,客舱释压后飞机还不能立刻下降,飞行员要咬牙坚持在7千多米(24000英尺)的高度上飞行,直到飞出山到达盆地上空后开始下降。

根据波尔定律,人体体内的气体放到18000英尺高时,体积膨胀为原来的约两倍,放到50000英尺高空时会膨胀为原来的近9倍。

网友发文:副驾驶耳膜受损,看到川航的领导近乎疯狂的和医生在喊,“我要我的副驾驶耳朵治好”。在这里要为机组点赞,祝早日康复。

微信图片_20180515112722.jpg

乘客手记,来自网络。

人在这个高度保持清醒状态时间很短,美国FAA曾做过机组缺氧测试,飞行员在增压舱模拟飞机慢速释压,而且有意识的克服自己的紧张情绪,当座舱高度达到25000英尺时,他已经完全失去意识,昏睡过去,失能的时间只有三分钟。

乘客拍摄的舱内情况,来自网络

接受测试飞行员说,因为飞机是缓慢释压,每个人对缺氧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头痛,耳鸣,他就像在酒后的兴奋中迅速失去意识,因为自己是有准备的,而在空中快速的释压,人为紧张,也许失能的时间只有这个时间的一半。也就是说,飞机在25000英尺高度的释压,机组的清醒时间可能只有一分多钟。

除了压了之外,氧气也是关键。高高原的飞机都经过特殊氧气改造,氧气保障时间从20分钟增加到1小时,尤其是高高原遇到特情,飞机无法紧急下降,就必须提供足够的氧气。成都到拉萨正常飞行约为一个半小时,飞行的时间中点是45-50分钟,必须提供足够满载旅客情况下维持50分钟的供氧量,保障从航路上任何一个点都可以安全返回成都,或者继续飞到拉萨着陆。

对于健康人来说,海平面的气压足够让肺部的血氧浓度接近完全饱和。在10000英尺的高空这种饱和度降到了接近90%,仍然能够支持生命功能,医学界认为93%的血氧饱和度是底线。

在西藏高原海拔4400米约14500英尺,血氧饱和度下降到80%。许多人会患上高原病,例如眩晕、恶心、虚弱、呼吸过度、不协调、思维迟缓、视线变暗以及心跳加速。

在7600米约25000英尺的高空,血氧饱和度仅为55%,肺泡压力低于静脉回流氧气压力,人在这个高度会失去意识。

所以,不管是机组还是乘客,都要立刻带上氧气面罩,保持冷静,听从机组指挥。

3U8633航班,空客A319客机,注册号B-6419,机龄6年10个月,航前无故障记录,风挡为原厂组件。

笔者曾在中国民航高原安全飞行50周年时,采访高原机长,他说高原飞行时不管飞机是否真正释压,只要是怀疑增压有故障,都应该戴上氧气面罩,做好随时处置突发的准备。

历史上国外曾发生过快速释压导致的事故。2005年8月14日,塞浦路斯“太阳神航空公司”HCY522次航班的波音737客机,因增压系统严重故障,造成飞行员失能,飞机撞山,无人生还。

据拦截飞行的希腊空军飞行员描述,飞机的风挡已经结冰,飞行员歪倒在座椅上。希腊警方称,这架飞机就是因座舱快速释压,而飞行员没有及时保护自己而造成灾难。

今早飞友拍摄,飞机带伤落地成都机场,副驾驶侧风挡缺失。

从1965年民航航班首次飞跃世界屋脊算起,已经安全飞行53年了,这其中包含了民航人的付出,最严酷的飞行环境,最严格的训练流程,最苛刻的保障底线,还有最棒的飞行员,架起了雪域天路。

曾有一位飞行员这样说:“我们要对高高原怀有敬畏之心,尊重它的客观规律,比如缺氧、天气复杂多变等特征。只有了解它,顺应自然的规律,才能与它和谐相处。”

只有这样的飞行员,才能化险为夷,挽救生命与一旦。训练有素、临危不乱的川航3U8633机组你们是中国的“萨利机长”。

如您方便请把红德智库首页(http://www.hongdezk.com)添加到收藏夹里或是分享到朋友圈里,星星之火亦能燎原,让我们一起来弘扬正能量,共同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红德智库:http://www.hongdezk.com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华夏 红德智库
分享到: 更多